经典散文欣赏50篇陈忠实在我面前“认错”(原创

2018-03-25 作者:低音回响   |   浏览(778)

2016年4月29日正午,陈忠实老师谢世的凶讯传来,我的心灵立时被宏壮的哀痛吞噬了,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转,止不住就洒落在了襟前。往事如昨,常驻心间。我的脑海里不停展示出我和陈老师初识、交谈的现象。

我知道“陈忠实”这个名字和第一次读到他的小说,那还是在我读初中的期间。记得是在一个初夏的下午,在上语文课自习的期间,我看见我的同桌拿了一张《陕西日报》在读下面的一篇文章,读得目不斜视的,我就问他:是啥好文章啊,看把你读得神态专注的?他说:看看优秀文章800字。这张报纸上登着一个叫“陈忠实”的人写的短篇小说,标题是《信托》,真耐读哩,真是“嫽扎咧”(关中方言,意思:太好了)!我和他开玩笑说:咋个耐读呢?难道比你咥一大碗羊肉泡馍还令你回味?他说:火车不是推滴,牛皮不是吹滴,这篇小说就是写得好啊!要不,我不知道优秀文章段落摘抄。我读完了,你谨慎读读?我说:行啊,古人陶渊明说过“奇文共鉴赏,疑义相与析”的话;咱俩是同桌,遇到好文章,你可不能是“被窝里放屁—独吞”,要学会与人分享啊。我的这个同桌说:好,我现在就让给你先读了,优秀文章800字。就权当是我自动“练习雷锋好规范”了啊。他一边说,一边就把报纸递给了我,我说:好啊,学会原创。我们整天在校园里唱《练习雷锋好规范》这首歌,看来这次你还是“练习雷锋见运动步履”了呢。同桌听了这话,说:你先读吧,读完了你完全说写得好呢。我说:谢谢你了,假如真的很耐读,我就会把其中一些精美的语句摘录在我的笔记本里。经典。同桌也知道的,我一直有做读书笔记的风俗,由于我很敬佩一个名人说过的话:“不动笔墨不读书”。

等我谨慎阅读完《信托》这篇其后在1979年获得“全国特出短篇小说奖”的作品,作家“陈忠实”这个名字便深深地扎根在了我的印象深处:这篇小说还真是“嫽扎咧”!这篇小说给我的印象是措辞俭朴靠近,人物本性明确,组织布局奇异,乡土头土脑味极为浓厚;同时,这篇小说的主题艰深,学习陈忠实。读后能让人出现对人生价值的深入思念。读完后,我就把这篇小说的开头和末端和内中一些精美的语句记载在了我的读书笔记本上。这个笔记本,我至今还保存着。

人生活着,有许多事情是自己预见不到的。从初中到高中,我一直卓殊喜欢阅读陈忠实老师的作品,只须是报刊上有他的作品,不论是小说还是散文,我大凡至多要读两三遍的。不过,那期间我固然是他的粉丝,但压根儿不敢期望能见到他自己。可是,到了上个世纪的80年代末,等我在西安某大学中文系就读今后,对于实在。我不但见到了陈忠实老师自己,亲耳谛听了他的文学教化,还和他结成了“忘年交”。

1988年4月中旬的一天,我那时在西安某大学中文系读大二,正午放学后去学校学生食堂吃饭,优秀记叙文摘抄600字。路过学校行政大楼后面的宣传栏,看见宣传栏里贴着一张“启事”,形式是:即日下午两点半在地舆系教学大楼某某号教室,我校中文系写作教研室聘请出名作家陈忠实老师来校做文学创作辅导讲座,迎接全校的文学喜欢者加入讲座。我一看,心里真是痛快极了:想不到我读了好多年陈忠实老师的作品,到即日下午才调见到陈老师自己呢。由于痛快,经典散文欣赏50篇。我正午在食堂里就多吃了一碗自己平素很喜欢吃的臊子面。发源于陕西关中西府区域的臊子面,它讲求的是汤要“酸、辣、香”,面要“薄、筋、光”,不光陕西省内的许多人喜欢吃臊子面,就连东南的其他省份如甘肃、青海等地的人也有许多喜欢吃这道美食。我每次读完陈忠实老师的作品,就感到耐人寻味,就好比吃了一大碗臊子面后口齿留香一样的。

讲座是下午两点半先导,我和我们班的十六七个文学喜欢者在两点十分就向一个能包容八九十私人的大教室走去。这个大教室在学校图书馆的南侧。等到了这个大教室一看,认错。来听讲座的的人还不少呢,有本校的一些教授,有各个系的喜欢文学的大学生们,乃至还有学校的后勤上的一些职工。那次陈忠实老师刚一走进教室,我一看他自己,哎呀,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哩。这个出名作家陈老师穿戴朴素,棱角显然的脸庞上充塞着生机,还真像一个俭朴的农村基层群众呢。不过,他那时终归才46岁,面孔固然孱弱,但还不是《白鹿原》出版后的那副沟壑纵横、沧桑凝重的面孔。看着他的仪表,我猛然想到了德国出名哲学家黑格尔的一句名言:形式就是形式。难怪他能写出一篇篇雄健淳厚、铿锵无力的文学作品,正本他自己就是一个宁折不弯、俭朴肃肃的关中硬汉子形象啊。优秀文章励志。

至今我还记得清楚,在那次讲座的期间,陈忠实老师操着一口西安郊县的方言,紧要讲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陕西文学的现状,在讲到这一方面的情况时,他罗列了陕北、陕南和关中各地市的文学创作的一些作家和作品,他说,我们陕西是全国的文学重镇,有许多地市的作家们辛苦笔耕,创作效果是很突出的。二是当今全国小说界的大致情况,在讲到这一方面的情况期间,他说了他对那时通行的许多作家热衷于效法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的代表作《百年独立》,喜欢在创作中鉴戒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主义“创作办法的相关情况的主见。三是荧惑我们这些文学喜欢者,要像柳青一样扎根黎民、深入生活,多读多写,经典散文欣赏50篇陈忠实在我面前“认错”(原创)。狠下功夫,争取在文学创作上取得大的效果。

蓄意思的是,在陈老师的讲座快要终了的期间,他指着坐在最前排椅子上的一私人说:这位异邦同伴,他即日也来加入这次讲座了,这令我卓殊冲动!我对这位异邦同伴和完全加入这次讲座的同志们表示衷心的感谢!他说这话的期间,我就坐在这位“异邦同伴”的身边,他哪里是异邦人啊,他是家在新疆阜康县(现改名为阜康市,县级市)的我的一个哈萨克族的同班同窗叶尔肯·米娜塔耶夫。这个叶尔肯·米娜塔耶夫同窗是在新疆哈萨克草原上长大的小伙子,他的长相也完全有是哈萨克式的:事实上优秀文章摘抄600字。高高的个头,矮壮的身段,金发碧眼,碧蓝的眼睛像两汪深深的湖水一样,加倍是他的那一头天然卷曲的头发,还真跟现在哈萨克斯坦国度的人险些千篇划一!也难怪陈老师把他错以为是“异邦同伴”呢,就连我第一次在我们班的教室里看见他今后,我还以为是前苏联国度派来的留学生呢:那时,我所就读的西安某大学共有50多个异邦留学生。

自从那次听了陈老师的讲座今后,我对他自己和他的作品更感意思了,就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借了好些登载着他的作品的书和文学杂志,散文。然后谨慎阅读了他的许多作品和一些文学评论家为他写的评论文章。到了1988年5月初的一天下午,我坐公交车再加上步行一截子路,离开了西安市建国路上的省作协大院内,间接离开了那时担任省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的陈老师的家里造访他。刚好那时他在家,那一次,我和他聊了近两个小时。

刚一在他的家里里见到他,我就对他做了自我先容,我说我是西安某大学中文系二年级的学生,一直喜欢阅读您的作品,那次听了您的讲座,很受开发,听说优秀记叙文摘抄600字。所以总想劈面造访您,向您叨教。他手里拿着一根巴山雪茄烟,一边抽烟一边对我说:就是上个月我去你们学校搞的那次讲座啊,那次还有个坐在前排的异邦同伴来听讲座了呢。100篇名家经典散文摘抄。我对他说:陈老师,您搞错了,那人不是“异邦同伴”,他是我们班里的一个哈萨克族的同窗,名字叫叶尔肯·米娜塔耶夫,他家在新疆阜康县。他长得太有民族特性了,您就误以为他是“异邦同伴”了啊。他和我一样,都是我们班的文学喜欢者。他不但是我的同窗,还是我的挚友哩。12篇必读名家经典美文。陈老师听了我的话,不善意思的抬头笑了一下,他的笑颜里含着一丝羞怯,但是给我的感到是诚实、靠近、单纯、暖和人心的。笑完后,他说:那看来我错认了你的这个同窗了啊。看来,我是犯了“量才录用”和“以偏概全”的领会上的差错了啊,还以为只须是金发碧眼的都是异邦人呢。我对他说:我乍一见到我的这个同班同窗,还以为是异邦派来的留学生呢。看来,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大都是“先敬罗衣后敬人”,大都简单犯“量才录用”和“以偏概全”的领会上的差错呢,优秀记叙文摘抄600字。难怪白居易说过“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的话哩。他点颔首,很当真的说:小伙子,你说的对啊。

那一次,我和陈忠实老师聊得很是投缘,他手中的雪茄烟一根接一根,屋子里烟雾旋绕。他的华而不实、谦虚随和深深的冲动了我,他在我心目里的形象越发巍峨起来。其后,我只须一有空,就去他家里或办公室里造访他,一直到他获得了茅盾文学奖和做了省作协主席、中国作协副主席之后,事实上经典散文欣赏50篇陈忠实在我面前“认错”(原创)。我们的“忘年交”式的交谊还连结着。

大智者必客气,大善者必宽宏。1993年,陈忠实老师做了陕西省作协主席;1997年,他的长篇小说《白鹿原》获得了茅盾文学奖。接着,他在2001年又做了中国作协副主席。只管即便他成了名扬华夏的出名作家和正厅级引导元首群众,但是他的和善、热情、豪爽、大度、俭朴、客气的本性永远没有改。在熟人和读者眼里,也许在电视采访的镜头中,人们见到的总是他那一副平易近的面容,脸上刻满了岁月的沧桑,看看经典散文欣赏50篇。身上永远是朴素的衣裳。他还是那个老家在白鹿原下的西蒋村的陈老汉,这个老汉待人憨厚和善,没有一点文坛大腕的架子,爱抽老卷烟,爱听秦腔戏。而面对许多草根阶级的普通读者的“攻讦意见”,他总是虚心接收,就像唐太宗李世民特长纳谏一样。这一点就和当今的一些心胸局促的“出名作家”拉开了间隔。现在的中国文坛上,有些所谓的“出名作家”,他们一听到读者的攻讦意见,马上就大发雷霆,仿佛人家掘开了他家的祖坟一样,立即就想着“睚眦必报”。陈忠实老师却不是这样的人。听听优秀文章段落摘抄。他在小说《白鹿原》中写仆人公白嘉轩听说儿子白孝文要处死同村的黑娃,连忙跑到城里去劝说白孝文放过黑娃,他对白孝文说:“这黑娃学好了。人学好了就该容得。”现实上,这是陈忠实老师借仆人公之口阐明了自己的活人哲学:做人要豁略大度,要做豪爽大度之人,勿做鸡肠狗肚之徒。“两千年世纪交替春去春来春发生,八十载沧桑不改原汁原味葫芦头”,这本是他为西安市内的一家老字号餐饮店撰写的楹联,优秀文章摘抄600字。许多人读了都拍手叫好,说到底是茅盾文学奖得主的文字程度;可是有些懂点楹联学问的熟手在行看了并不苟同。西安市户县有个叫姚格的名引经据典的中学教授,他就指出了这幅楹联中生存着平仄失替方面的问题。陈忠实老师听了他的攻讦意见今后不但表示“迎接挑刺,一起进步”,还在记者采访末了,再次表达了自己对读者眷注的谢意。

鲁迅老师说过一句名言:你知道欣赏。“从水龙头里流进去的是水,从血管里流进去的是血。”这在陈忠实老师的身上,获得了最完满的批注!难怪他的鸿篇巨著《白鹿原》能成为当之无愧的文学典范,自1993年问世以来,《白鹿原》累计发行突出500万册,被评为“改正关闭30年影响中国人的30本书”之一,不但遭到了国际众多读者的热捧,在国外也被许多读者津津有味,变成了我国文坛少有的“《白鹿原》现象”。用陕西出名作家刘云老师(陕西安康市平利县人,中国作协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的话来说,12篇必读名家经典美文。那就是:“一部《白鹿原》一经是世界文学的岑岭,对待中国文学,没有之一,是独一。”

“百年留得文章在,寿比南山有过之。”固然陈忠实老师逝世了,但他那广博的胸襟、到家的风致将永远感化着千千万万的读者和文学喜欢者。方今,人们以各种方式祭奠他,不但仅是由于他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包括《白鹿原》在内的众多的精而美的文学作品,更是由于他的人格魅力屈服了人们的心灵!对待一名作家来说,没有比德艺双馨和作品可能印制出版后经久宣扬更能显示人生价值了,想知道经典散文欣赏50篇。正如一经是83岁高龄的当代出名书法家吴三大老师(西安市人,民进会员,原任陕西省书协荣耀主席、中国书协理事)为祭奠陈老师而写的挽联里所说的那样:“文章千古事,忠实留尘凡!”

安息吧,尊敬的陈忠实老师!


学会100篇名家经典散文朗诵
优秀文章800字
听说面前
优秀文章段落摘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