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符合中国古代儒家思想中的君君臣臣父父子

2018-04-08 作者:罗记工坊   |   浏览(212)


曾晨辉,湖南省最有实力的作家之一,新化县作协副主席。已在全国大型文学期刊宣布散文、小说上千万字,影响遍及。出版中短篇小说集《市井散记》、散文集《缺书年代》、散文集《思想者语》。散文集《缺书年代》已被澳大利亚国度图书馆、中国国度图书馆、香港公共图书馆、湖南省图书馆保藏。曾晨辉的散文时常被全国相当多的中学作为现代文阅读试题、被众多家长作为孩子习作的范文。他的散文《春江花月夜》被选为2007年上海市春季高考现代文阅读试题。另有散文多篇被《初中生》“我要离间.名家名作”栏目以及《名苑典范美文》作为分析美文专题推出。

曾晨辉先生,我有时叫他二毛哥,有时叫他大作家。但背后里,我叫他曾大师,叫得很多。由于他在我们姊妹心中,就是那样一位单纯的大师!在文学上可谓大师,在生活中却单纯如大男孩。

和他认识这么多年来,我二姐取得过他在文学上的诸多勉励和指引。而每每二姐受害时,也会将大师保举的一些文学作品给我赏识。“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你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这句话是一点也不错的。二姐时常感伤,由于有这样的良师益友,她在文学上技能无间行走在正途上。

之所以约请他给大师做如何进步阅读与写作程度的讲座,就好似是,我们以为有好东西就想着要跟大师分享一样,我们以为,让大师倾听我们身边的大师关于阅读与写作的见解,是一件很蓄志义的事!高手在官方,就看你识不识高手!

于是,我姐一收回乞求,大师顿时很开朗的允许了!讲座时间就在2015年5月31日下午3点。

真的是个好日子。在这个日子,我们的劳动室搬了个“新家”,楼层比原来的高,空间也比原来的宽阔了很多。4天时间,我们就把劳动室弄得初具规模。以是,大师的讲座,无疑就是我们新劳动室的一个优秀的起源。

大师固然是大师,做起事来却异常负责,异常准时。讲座3点开始,他2点半就打电话给姐姐了,问劳动室如何走,问人员是不是都早曾经到齐了?我和二姐暗里哈哈笑,大师真的单纯得够可以,谁像他啊,会提早那么多时间到?!这其实也是我们非常赏识他的场所,学富五车,却纯净得像个孩子。

圣经里有一句经文:“人若不回转到小孩子的样子面貌,断不能进天国。”我时常想,大师若在某一方面不单纯得像个孩子,他又如何能将自己的文字写得那么好?


大师讲座,没有多媒体,没有讲稿。我特地瞟了瞟他的笔记本一下,貌似只写了一个纲领而已。我想,说阅读与写作的话题,对付他来说,确切只须要一个纲领就可以娓娓道来了。

我普通听他侃大山角力计算少,但是我姐常听他侃。此日听他侃,才觉察他不单侃大山够会侃,事实上讲座程度也是十分OK的!他此日的讲座,就像一面镜子,照出我在文学教养上的小进去;也像一座灯塔,指引着我们如何去走文学的正途。可贵的,其实就是要走正途。

上面就是我一语道破对大师讲座的一些摘要。

大师首先分享了阅读的重要性。一开始就把毛主席做一个例子。呵呵,我似乎从大师的讲话里能感遭到他对毛主席有浓厚的感情。他说到毛主席的阅读与写作的阅历经过时是这样说的:

“毛主席在读一师的岁月,就特别快乐喜爱写文章。那时写文章跟目下当今人写文章不一样,由于那时语境不一样。那时中国人才开始写口语文。当然,毛主席最开始也是写白话文。他在一师读书不久后,就受梁启超的影响。我们目下当今看梁启超的文章还是有点拗口的,半文半白。不过那时毛主席很快乐喜爱梁启超,觉得梁启超的文章很对他的胃口,所以他就练习梁启超的写文章。文章写好后,交给他的国文先生看。毛主席的国文先生是我们新化的袁吉六——袁大夫子。谁知袁大夫子看了后就反驳毛主席说:“毛润之,你写的什么玩意?你这是记者式的手笔。“毛主席被先生骂得不美道理,问先生要读谁的书?袁大夫子说:”你要练习韩愈的。“毛泽东于是又听先生的,开始规正派矩读韩昌黎的散文。毛主席自后还举行了多量的阅读,歧读了达尔文的退化论、很多东方的哲学著作、马克思等等。我敢说,借使毛主席不是一个快乐喜爱阅读的人,那么他的雄文五卷是写不进去的。我在文学上是十分恭敬毛主席的。口语文活动的代表胡适、49年到了台湾,和叶根超两人在美国争论:”中国一百年的现代文学,谁的文章写得最好?“胡适原先是一个仇共的人,但是他这样说:”毛泽东的口语文写得最好。“所以,这个也考证了沈从文说的:”一流的文学家是一流的政治家的先生。“再歧前苏联列宁,也是一位阅读者,他最快乐喜爱的就是读托尔斯泰的小说,反屡屡复读。列宁说:”托尔斯泰是俄国的一面镜子。“

讲到这里,大师便开始给家长们保举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了。记得上次我去二姐办公室时,正巧碰到大师,他就跟我说,要我给雨时读《安娜.卡列尼娜》。他说他读了十年的《安娜.卡列尼娜》,还说这是一本十分适合朗诵的书。他讲到他曾经读到小说中列文在向上帝祈祷的一段祈祷文,他读着读着就哭了。我那时心里就暗暗感伤,那该是一颗怎样优柔的文学心呢?堂堂五尺男儿,读一段祈祷文可以边读边哭的?

大师说到当今清华大学文学院的院长格非是怎样推崇《安娜.卡列尼娜》的。格非是80年代我国很驰名的先锋作家。格非的学生问格非:“我要写小说,我要读谁的作品?”格非说:“很简便,你读《安娜.卡列尼娜》。”大师说,我们目下当今很多作家,包括贾平凹,包括莫言,读的多是拉美文学,由于俄罗斯的文学太难读了,像《安娜.卡列尼娜》,100多万字,真的很难读的。所以,格非的学生过了一段时间,又去问格非:“先生,《安娜.卡列尼娜》太难读了。我还是快乐喜爱读拉美的小说。“格非说:”不行,你要想成为一个好的作家,你还是要读《安娜.卡列尼娜》“。为什么格非一再的推崇《安娜.卡列尼娜》?格非讲到,《安娜.卡列尼娜》是用来养气的。孟子说过一句名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托尔斯泰是一个基督徒,托尔斯泰的三部出名小说:《安娜.卡列尼娜》、《搏斗与安全》、以及他暮年写的《回生》,都是在渲染一种阳世的大爱。他的著作内里有多量的基督心灵魂魄,通告我们要怎样去爱这个世界,假使你遇到再大的患难,你也要自始自终的去爱这个世界。所以,有人说,这个地球上一百年来最宏伟的文学家是谁?一个有机灵的人,确定会回复:托尔斯泰。托尔斯泰的这些小说,是通告人要来怎样爱世界、爱他人。所以,这样的作品必定是永久的,是永恒的。是给一代一代的人来养气的,是给人增进心灵魂魄正能量的。当然,你读不上去,不要委曲。

听到这里,我不知其他听讲座的人是什么感受。我坦率直爽的、忸捏的说,我没有读过一部托尔斯泰的小说。但是,由于大师这样的力荐,我前不久在当当买了《安娜.卡列尼娜》,版本是大师亲看过并确定过了的。我决定读给雨时听。每天早晨读一章。

接着,大师分享了阅读的遴选性,他讲了四个方面:
一、对书的遴选。他说,”原先,阅读是一件很自在的事,你想读谁的就读谁的,你想读哪个流派就读那个流派。你想读中国的就读中国的,想读番邦的就读番邦的,没人能委曲你。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写作者、一个阅读者,依照我私人的经验,我以为,阅读是有很大的遴选性的。中国现代传播一句话,”老不读三国,少不读水浒。说读水浒是诲盗,读金瓶梅就是诲淫。中国现代的家长,孩子很小的岁月,是阻止孩子去读这种书的。为什么不读水浒?由于水浒是一本造反的书。水浒内里有多量的暴力的描写,是不相符中国现代儒家思想中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思想的。

其实我蛮认可大师的这种观念的。《金瓶梅》我没读过。但是《水浒传》却和孩子共读过。正由于和孩子共读过,我才会很认同大师的观念。去年之所以给雨时读了一本学生版的《水浒传》,是由于雨时在学正声美术时,天天画陈洪绶的《水浒叶子》,我想增进雨时对那些人物脾气特征的独揽理解,就读书给雨时听。但读着读着,我就时常忍不住批判地通告孩子,某某这样是不对的,是很暴力、很不相符人道的。所以,我以为,《水浒传》还是要有指挥的看。家长终归在人生观、价值观的独揽上,比孩子更为幼稚明智。

大师又把《红楼梦》和《金瓶梅》做了一番角力计算。

大师讲到两本书的细节。他说:“我也当过家长,我儿子读初中时,我儿子从书架上拿出《金瓶梅》来读。我对儿子说目下当今不能读,要到20岁自此技能读。说明我骨子里是不拥护孩子读《金瓶梅》的。为什么把这两本书放在一起角力计算,是由于《金瓶梅》和《红楼梦》这两本书都是明清小说局限。《金瓶梅》是明朝的,《红楼梦》是康熙乾隆年间的小说。毛主席讲过这样一句话:“《金瓶梅》是《红楼梦》的先生。”毛主席的道理是说,没有金瓶梅,就没有红楼梦。自后,我把这两本书读了后,觉得主席讲得很有道理。由于中国现代的很多小说,是不太注重细节描写的。但是从《金瓶梅》开始,才开始成为真正的小说,就很注重细节的描写。”

大师讲到《红楼梦》里关于晴雯的一段描写:“晴雯是一个丫鬟,跟宝玉在一起开了一个玩笑,笑了几下。王夫人以为晴雯有几分妖气,就把晴雯给赶进来了。自后晴雯就得了肺结核。贾宝玉是一个怜惜心很强的人,就去看晴雯。走进破巷子里,走到那褴褛的房子里。晴雯躺在床上,就说:“宝玉,你来了。按理说,我是不该当给你担待的....但是我曾经担待了。”晴雯把自己的红菱送给宝玉,宝玉差点眼泪就掉上去了。晴雯得的是肺结核,整私人发高烧,晴雯请宝玉给她倒点水。宝玉去倒水,觉察那个断了把的水壶,内里的水都成了绛赤色的水,都不忍给晴雯喝。晴雯由于太渴,催宝玉急速倒给她喝,如饮甘霖.....

大师说,读到那段,他的泪就上去了。

他说:毛主席说:红楼梦是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

他说到:小说是细节的艺术。小说没有细节,是不成立的。

再讲《金瓶梅》里的一个细节。慧莲在西门庆府上打工。慧莲的老公叫旺儿。旺儿知道西门庆跟慧莲好,旺儿就说了几句悔怨的话,道理要红刀子进白刀子出。西门庆知道后就通过官府把旺儿活活打死了。慧莲一气之下就吊死了。

这些都是细节的魅力。

《红楼梦》和《金瓶梅》两本书都是对封建社会的批判与显露表露,都入木三分。但为什么我只发起家长给孩子读《红楼梦》,由于金瓶梅是犯忌的,性描写太多。所以还是读《红楼梦》好。红楼梦两个字,精细精美,内里有多量的诗词曲赋,很值得孩子来练习。

大师又讲到对作家自己的遴选。

他说:”我们现代有两兄弟,都是最宏伟的散文家:鲁迅和周作人。鲁迅曾说:五四活动文学的造诣,不在于小说,也不在于诗歌。五四活动,文学上最大的造诣是小品文。所谓小品文就是散文、随笔、杂文之类的。鲁迅又讲:我弟弟周作人写小品文,是中国第一。然后就是林语堂。除了他们两个,才轮到鲁迅。

大师说到他也是一个周迷。他曾经把全体周作人的散文都买来读了。他说:“周作人的学养十分深,他的散文写得很抓紧,很紧张。但是孩子读周作人的文章时,就有讲求。由于周作人当过汉奸。自后周作人就过得很穷苦。周恩来是周作人的老乡,就向毛主席汇报了周作人的景况,毛主席就说:”文明汉奸嘛,不杀人,不放火,目下当今懂梵文的很少,养起来。“所以自后毛主席给周作人高待遇、高工资,把周作人养起来了。

鲁迅和周作人的文章,是两种不同的风致。鲁迅的文章凶猛尖锐,周作人的文风十分冲淡、平和。鲁迅和周作人的文章可以永恒给孩子读的。在中国,借使要孩子写好散文,借使不读鲁迅和周作人,是不太一般的。但是,在读周作人时,要通告孩子,周作人当过汉奸。一个文人,是有时令的。所以,在阅读这些作家的书籍时,还得知道作家的背景以及他的品格。”

第三个题目讲到对国外作品翻译的遴选。大师说:“我们小岁月读的书很少。但我也读过《牛虻》、《钢铁是奈何炼成的》的。不过,30岁自此,我买到异样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版本不同,读起来的感到就不一样。我先容一些很驰名的翻译家。第一个就是傅雷,他在文明大反动时被整死了。他是翻译巴尔扎克最好的翻译家。借使你想要孩子读巴尔扎克的书,一定要读傅雷翻译的。傅雷的翻译抵达什么局面?中国的老舍、包括沈从文,他们评价傅雷的翻译:”原先巴尔扎克的小说写得特别宏伟,但傅雷翻译到中国,汉语的表达比巴尔扎克写的小说的感到还要好,基本上是第二次创作。“翻译是很重要的。借使措辞不贯通、翻译的中国气味不浓的话,我基本上是不去读的。

大师讲到这里的岁月,讲了几个很有趣的翻译的事,他说:“中国的《水浒传》翻译到法国,水浒,是在水岸边的道理,结果法国人把《水浒传》翻译成《105个男人和3个女人的故事》。翻译得好的是赛珍珠,都是把《水浒传》翻译成”四海之内皆兄弟“。有人把红楼梦翻译到法国去,结果把袭人翻译成什么?翻译的名字很长,叫花香阵阵传来。汉语翻译成番邦语这么难,那么英语翻译成汉语,也是难的。莫言讲:”一个好的作家遇到一个好的翻译家,是一场艳遇。”傅雷把巴尔扎克的小说翻译到了极致。萧乾翻译《尤利西斯》。《尤利西斯》的作者是爱尔兰的乔伊斯。那是一本10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尤利西斯了不起的场所,就是写一私人从上午到破晓,17个小时的心理活动,写了20年,眼睛都差点写瞎了。目下当今有一种学问,叫做乔学。萧乾19岁时留学爱尔兰,读过《尤利西斯》后写了两个字:“天书。”萧乾70多岁的岁月,花了10年时间把这本天书翻译了进去。贾平凹说,番邦的长篇小说,我就这一本书我完了。为什么这100多万字的读完了,就是由于翻译好。目下当今国外还有一本小说,叫《生命中不可接受之轻》,作者是米兰昆德拉,翻译家叫许钧。而湖南有一个很驰名的作家,叫韩少功,翻译的是《不能接受的生命之轻》,到底是谁翻译得好?我觉得两本都翻译得好。但借使你要给孩子买的话,我还是发起给买许钧的。

大师在和家长互动时,保举到优秀的出版社:国民文学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湖南文学出版社、作家出版社、花城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四,大师讲到当代作品的遴选。他说:”以前我也有一种不对的认识,以为只消读现代、读国外的典范作品就行。自后我的先生就通告我:你想要成为一个好的作家,你就要读当代作家的作品,由于你和这些作家生活在同一个期间,你要知道这些作家是奈何生活的。原先,文坛有一种讲法,说余秋雨的散文浅显,不深入。但为什么我以为还是要读余秋雨呢?余秋雨对当代文学的进献,就是深思中国几千年来的文明现象。余秋雨是上海戏剧学院的院长。收获杂志的主编李小林,是余秋雨的同窗,请余秋雨写这些文章。自后四川文艺出版社知道后,说想给余秋雨出版。余秋雨那时名望还不是很大,就计划把稿子寄给四川文艺出版社,结果巴金女儿知道后,就发脾气,怪余秋雨不是正人。末了,余秋雨也觉得不美道理,就连忙把稿子要回来了。这样《收获》杂志自后才得以每期通过很大版面发余秋雨的散文。发进去后惹起震荡,酿成一种文明现象,叫做”余秋雨现象。“写历史散文,是要有依照的。这20年来,一本普通的散文集,通过了二十年的考验,还是有这么多人快乐喜爱他,所以,余秋雨的《文明苦旅》,无疑是一本典范。余秋雨的其他作品,歧《千年一叹》》《山居笔记》《霜冷长河》《行者无疆》等,都值得一看。但最好的,还是《文明苦旅》。

听大师这么保举余秋雨的《文明苦旅》,我有一种特别的开心。由于我15岁在警校读书的岁月,特别迷余秋雨的《文明苦旅》,经常把《文明苦旅》中的一些段落整段整段摘抄上去的。

大师保举的第二个当代作家是史铁生。他说:“史铁生是2011年仙逝的,他的代表作是《我与地坛》。我与地坛是1991年上海文学宣布的。上海文学是做中篇小说宣布的。现实是一篇长篇散文,1万多字。为什么要读史铁生,我读几段文字,看看史铁生是一个怎样的作家。韩少功说:“中国1991年,假使没有任何文学作品,只此一篇《我与地坛》,1991年也是中国文学的丰年。”目下当今国度计划在地坛公园创设史铁生庆祝馆。

大师讲到一些作家对史铁生的评价:“苏童:我普通和史铁生接触不多,就是之前曾经跟他一起去海南开过会,我曾经背他上车背他下车,但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在作家圈中他的形象是十分洁净的,乃至是有点纯洁的。别的都留不上去,留上去的只能是作品,歧说他的《我与地坛》、《我的辽远的清平湾》这样的小说,我的孩子会读,你们的孩子,乃至你们孩子的孩子也会读,它会成为典范的,这是对铁生最好的庆祝。”

大师还讲到贾平凹评价史铁生时,曾说过这样的话:“铁生对生命的解读,对宗教心灵魂魄的阐释,对文学和天然的感悟,组成了真正的哲学。他企图脚踩在软软的草地上的感到,踢一颗路边的石子的感到。确切,在史铁生的作品里,经常能读到颇具哲理意味的话,那一部部实实在在的书,组成了他一个不平凡的人生。
大师说,借使你要给孩子读零丁的散文,就给他读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很感动大师的保举。很多年以前,我二姐在湖南省供水体例做写作方面的讲座时,遭到过大师的指点。那时就给他人分享过《我与地坛》。不过讲《我与地坛》时,二姐用的是我配乐朗诵的一个片段。听二姐说,那时有人听着听着就哭了。我那时倍受鼓舞,还自作多情以为是我的朗诵程度很不错,果然能把人听哭。现实上不是,是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写得真的揪人心的好。


大师末了谈到要想进步孩子的写作程度,有一条捷径,就是周旋写日记。世界上很多宏伟的作家、政治家、迷信家,他人问他,为什么你能著作等身、那明确的思绪是从哪里来的,他们很多会回复三个字:写日记。写日记的两大优点,一是陶冶文字,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写文字也是要陶冶的。二是掀开思想。所以沈从文把写日记说成是做激情体操。

大师说,孩子写日记,不要去指责孩子。托尔斯泰很多小说都是托尔斯泰的日记。我们中国有个大作家叫郁达夫。他的很多著作都是他的日记。

我知道,大师为什么把写日记提到这样的高度来说,真的是他自己的经验之谈。他就是一位永恒周旋写日记的人。他很多文章,更加是散文,都是间接从日记本上撕上去的。他的那篇2007年被上海高考用作现代文的《春江花月夜》,就是一篇日记。文章中用了多量的通感等修辞手法。我无间以为,通感必需通过写作者永恒阅读以及对大天然对社会的感应十分迟钝才有也许用自己的文字表达进去。能够把通感行使到极致的,一定是写作者的七窍完全掀开了。所以,大师的这篇《春江花月夜》被用作高考的现代文来阐明。我姐说,她曾经拿着那份试卷问过大师:“你自己做这样的阐明,会打几许分呢?”大师说,他写的岁月根柢就没有去想过什么通感,什么修辞手法,就是用自己的心在写的。所以,他坦言说:“假使我自己来做,我得分确定也是不高的。”

大师以为进步阅读写作程度的第二点就是,放开胆、放开手写作。俄罗斯契科夫说过这样一句话:写吧,不要怕写断你的手。奥天时出名小说家卡夫卡也有一句名言,“什么叫写作?写作就是把自己心中的一切都大开,直到不能再大开为止。写作也就是完全坦率直爽,没有丝毫的遮蔽,也就是把整个身心都贯注在内里”。我们不是要为培育种植汲引一个作家而让孩子写作。

确切,总结起来说,写作就是写出自己想说的话。一个字:真。

大师末了说:作文是什么,作文就是我手写我心。这就够了。

我陡然想起曾经关于大师的一段有趣的事。听说,有一私人请问他,该如何去教孩子写作,大师说:“让他一顿乱写就好。”那人听了大师的话,摇点头,什么也不说了。我和姐姐由于这件事彼此笑了许久。他人负责请问他如何教孩子写作,他教人家一顿乱写就好了。其实大师说的是没错的,是什么,写什么,想什么,写什么。

我无间以为,写作关键在于一个字——真!真实是作文的灵魂,真情是作文的血肉。正如大师所说的,让孩子放手写,大胆写,我手写我心。真的就够了!

大师讲到这里就收场了。让我感到有些陡然,没听够的感到太紧张。

讲座完后,大师又开始分享咨询了近半个小时。

我想,岂论听谁的讲座,每私人的领受会不一样。我不知道其他同窗听了是什么感受。但是于我,我以为是很有收获的。大师不愧是大师!

此日,我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把讲座纪录上去,是由于一些有事未能前来听讲座的伴侣猛烈要求。看纪录与听现场讲座的方式就好比在电影院和在家中电视机前看电影一样,那种感到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现场的分享更能震动家长及孩子的心坎。所以,我以为,借使条件允许,还是现场听讲座更无益处。

如何进步阅读与写作专题讲座(二)预告:应很多家长之邀,大师将在寒假为初中及高中孩子做一个如何进步阅读写作程度的专题讲座。讲座视点和重视点将与这次讲座又有所区别。让家长在阅读与写作上从小无误指挥孩子,让孩子亲身体认阅读与写作带给自己的愿意。这是曾大师以及我们所立志于做的一件事。